返回主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共产党员网 > 全国党史 > 正文

奠基西北——红一方面军主力长征到达陕北

发布时间:2019-09-30 09:56:15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河北党网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1935年9月,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不畏张国焘的威逼和阻挠,坚决贯彻落实党的北上抗日救国战略方针,毅然决然地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和军委纵队先行北上抗日救国,顺利地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胜利地结束了长驱二万五千里的伟大长征,并与红15军团会合,取得直罗镇战役的胜利,一举粉碎国民党军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大规模“围剿”,为党的革命大本营奠基西北举行了奠基礼。

  中共中央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和军委纵队先行北上

  1935年9月12日上午8时,中共中央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和军委纵队到达甘肃迭部县的俄界(即达拉乡的高吉村)后,为了克服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所造成的危局,及时向红军广大指战员说明党中央单独率领红1、红3军团和军委纵队先行北上的战略意图,揭露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错误,确定今后的行动方针,即在俄界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上作关于同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的争论与目前行动方针的报告,会议通过《中央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针对张国焘造成的危局,会议还讨论了红一方面军主力和军委纵队的改编问题。会议采纳了彭德怀的建议,决定将红一方面军第1、第3军团和军委纵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彭德怀为司令员,毛泽东为政治委员,林彪为副司令员,叶剑英为参谋长,张云逸为副参谋长,王稼祥为政治部主任,杨尚昆为政治部副主任。同时,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彭德怀、林彪组成5人团,作为全军的最高领导核心。会议还决定成立编制委员会,由李德任主任,叶剑英、邓发、蔡树藩、李维汉为委员,负责部队的整编工作。

  会上,有人提出开除张国焘的党籍问题,毛泽东不同意。他认为,正确处理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的问题,关系到全党全军团结统一的大局。为了争取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抗日救国,中共中央在同张国焘错误的斗争中,始终采取“特殊的和忍耐的方针”,始终坚持党内斗争的正确原则。只要张国焘赞同和执行党的北上抗日救国战略方针,其他问题都可以让步。即使到了张国焘非法成立第二“中央”,公开走上反党道路,党中央仍然采取说服教育、批评引导、乃至耐心等待的方针,做到了以诚相待,仁至义尽,直到张国焘公开叛党,投靠蒋介石国民党,才开除了他的党籍。

  毛泽东曾深情地说:这不是张国焘一人的问题。要看到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开除了张国焘的党籍以后就不好见面了,要给张国焘发电报叫他北上,要采取各种方式做工作,我想他会来的。实践证明,毛泽东的决定是正确的,为正确处理党内斗争树立了光辉榜样。彭德怀说:这种做法“是在党内路线斗争中原则性和灵活性结合的典范”。

  会后,中共中央于9月13日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和军委纵队继续北上。17日晨曦,红4团攻占了天险腊子口,夺取了独木桥,控制了隘口上的第一、第二道阵地。接着,兵分两路,沿着腊子河向纵深扩大战果,连续突破国民党军的一道道防线,于18日占领宕昌县大草滩、哈达铺,走出了茫茫水草地,进入甘南地区,彻底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川西北地区的狂妄计划,部队转入休整。

  毅然决定落脚陕甘革命根据地

  9月20日,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等进驻哈达铺后,从邮政代办所搜集到了许多国民党统治区域出版和发行的报纸,特别是从天津出版发行的《大公报》、山西出版发行的《晋阳日报》,以及《民国日报》等,意外地了解到陕甘两省有可观的红军和可观的革命根据地,而且正处于蓬勃发展之中。毛泽东喜出望外。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毛泽东马上把这些报纸转送给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博古等,并召集他们开会,决定落脚陕甘革命根据地。他高兴地说,报纸上说陕北有刘志丹、徐海东的部队,他们已经赤化了20多个县,有20多万赤色分子在那里进行活动。不要说20多万人,就是有2万人,我们也要到陕北去。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博古等也都十分高兴,一致同意毛泽东的意见——落脚陕北。

  勤于耕耘的张闻天,于9月22日撰写了《发展着的陕甘苏维埃革命运动》读报笔记,明确反映了在陕甘地区立足发展的思想。他在笔记中说:“不论敌人怎样拼命,然而他们无法消灭,甚至防止苏维埃革命运动的发展。西北各省的苏维埃革命运动更是在大踏步的前进中。”“让那些没有气节的机会主义者去悲叹中国苏维埃革命运动的低落,去歌颂反动统治的日益巩固吧。能够解决产生中国革命基本矛盾的力量,只有中国共产党与他所领导的苏维埃政权。我们将踢掉这些障碍物,肃清自己前进的道路,为创造川陕甘苏区而斗争!”

  是日,毛泽东在哈达铺关帝庙召开红一方面军第1、第3军团和军委纵队团以上干部大会,作行动方针与任务的报告。他坚定地说:我们要北上,张国焘要南下。张国焘说我们是机会主义,究竟哪个是机会主义?目前,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我们就是要北上抗日救国。首先要到陕北去,那里有刘志丹的红军。我们的路线是正确的。现在我们北上先遣队人数是少一点,但是目标就小一点,不张扬,大家用不着悲观,我们现在比1929年初红4军下井冈山时的人数还多哩!他鼓励大家振作精神,继续北上。同时,他正式宣布:军委纵队和红一方面军主力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下辖3个纵队:第1纵队以红1军团为基础,共编5个大队,把红3军团第13团编入第1纵队,林彪为司令员,聂荣臻为政治委员,左权为参谋长,朱瑞为政治部主任;第2纵队以红3军团为基础,共编3个大队,彭德怀兼任司令员(不久彭雪枫接任),李富春为政治委员,刘亚楼为副司令员,萧劲光为参谋长,罗瑞卿为政治部主任;军委纵队编为第3纵队,叶剑英为司令员,邓发为政治委员,第3军团教导营编入第3纵队。每个大队基本上是按原团的建制,取消了营级建制,每个大队辖5个步兵连,1个机关枪连,团的侦察排、工兵队和卫生队全部集中到纵队。全支队共7000余人。会议还决定派谢觉哉、毛泽民去新疆建立交通站,设法打通与共产国际的联系。

  9月23日,陕甘支队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以一部兵力东进闾井镇,佯攻天水,以调动敌人向该地集中,主力乘机以急行军突然折向西北,摆脱敌重兵阻击,通过了敌武山、漳县间的封锁线,并在鸳鸯镇和山丹镇之间渡过渭河,于9月27日到达通渭县的榜罗镇,中共中央在此召开了政治局常委会议,正式改变了俄界会议的打算,决定落脚陕北,“在陕北保卫和扩大苏区”。

  9月29日,陕甘支队积极响应党中央和毛泽东的号召,由榜罗镇地区出发,继续北上,并于当日攻占通渭城。10月2日,在静宁以西击溃国民党军一部,缴获汽车10余辆,控制了西(安)兰(州)公路东西10余里。3日,中共中央到达甘肃省静宁县的界石铺。5日,陕甘支队到达隆德县的单家集,击溃国民党军一个营,进抵六盘山麓。

  六盘山,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南部,甘肃省东部,海拔2928米。旧时山路曲折盘旋,六重始达山顶,故此得名。10月5日至7日,陕甘支队以“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英雄气概,越过六盘山。

  这时,红军长征即将胜利结束,毛泽东的心情豁然开朗,即兴创作了《七律·长征》《念奴娇·昆仑》《清平乐��六盘山》三首著名的词篇,热情地歌颂了红军广大指战员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的英雄气概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充分表达他对夺取长征伟大胜利的无比喜悦心情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10月7日,陕甘支队翻越六盘山后,第1纵队在原甘肃固原青石嘴歼国民党东北军何柱国部骑兵1个团,毙伤俘敌500余人,缴获战马100余匹。并以这批战马装备了侦察连,从此红一方面军有了自己的骑兵部队。

  青石嘴战斗后,陕甘支队继续向环县与庆阳方向前进,8日到达乃家河等地,再歼国民党军一个团,于19日到达陕甘根据地的吴起镇(今吴旗县城)。

  至此,中央红军主力长驱二万五千里,途经福建、江西、湖南、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四川、西康、甘肃、陕西等11个省,历时373天的长征胜利结束。据统计:在历时一年多的长征途中,中央红军用于作战的时间41天,日行军的时间267天,夜行军18天,行军速度平均每天约为70里,全程休息约47天;翻越20多座大山,其中有大余岭、骑田岭、萌渚岭、都庞岭、越城岭和夹金山、梦笔山、长板山、打鼓山、拖罗冈(又称仓得山)等终年积雪的大雪山;渡过了乌江、大渡河、白龙江等22条河流,通过了苗族、彝族、藏族、羌族、回族等10个少数民族地区,进行了湘江、四渡赤水等重要战役战斗380多次,占领了黎平、遵义、通渭等60多座大小城镇,突破了国民党中央军和10个地方军阀的围追堵截。中央红军主力长征的胜利,标志着国民党蒋介石企图消灭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的狂妄计划彻底破产,显示了中国革命事业具有无比强大的生命力,证明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型人民军队是不可战胜的。这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正确领导的结果,是红军广大指战员前仆后继、英勇奋战的结果。

  解决刘志丹等的冤案,稳定陕甘局势

  陕甘革命根据地,曾被毛泽东誉为中共中央和各路红军长征的落脚点,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的出发点,被习近平称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硕果仅存的一块根据地,在中国革命历史上占据重要地位,发挥了重大作用。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和陕甘广大军民作出了重大贡献。

  但是,中共中央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时,根据地正处于危机之中。10月20日,毛泽东接见了在吴起镇地区活动的游击队队长张明科和红15军团第78师骑兵团政治委员龚逢春,获悉中共陕甘晋省委正在进行错误的肃反,刘志丹、习仲勋等大批领导干部已被关押,一部分已经被残酷杀害。毛泽东感到十分震惊,他同周恩来、张闻天等人商定后,立即下令:“刀下留人”,“停止捕人”。并马上派王首道、刘向三、贾拓夫等迅速奔赴安定(今子长)县瓦窑堡,接管中共陕甘晋省委控制的保卫局。随后,他们又决定成立了以董必武为书记,王首道、张云逸、李维汉、郭洪涛等五人领导小组,负责审查这次错误的肃反工作。

  王首道、刘向三、贾拓夫等临行前,毛泽东对他们语重心长地说:“杀头不像割韭菜那样,韭菜割了还可以长起来,人头落地就长不拢了。如果我们杀错了人,杀了革命的同志,那就是犯罪行为。大家要切记这一点。要慎重,要做好调查研究工作。”

  王首道等遵照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迅速赶到瓦窑堡,代表中央审阅了有关案卷,同时进行了深入细致地调查研究。大量事实证明:刘志丹等决不是什么“右派”“反革命”,而是一贯对革命事业忠贞不渝,屡建功绩,经受了严峻斗争考验的优秀共产党员。

  11月7日,经中共中央代表的审查,刘志丹、习仲勋等大批被诬陷而逮捕的同志获释。

  直罗镇战役后,周恩来率总部工作人员先行,于12月8日回到瓦窑堡。他接见了被错捕后释放的刘志丹等同志。刘志丹激动地说:“周副主席,我是黄埔四期的,你的学生。”周恩来热情地说:“我知道,我们是战友。”并深情地说:“你和陕北的同志受委屈了。”刘志丹回答:“中央来了,今后事情都好办了。”

  12月9日,毛泽东等也回到了瓦窑堡,并由中共中央组织部召开平反大会,王首道代表五人党务委员会宣布:刘志丹、习仲勋等是无罪的,党中央决定立即释放,并且分配工作。刘志丹也讲话说:“这次肃反是错误的,我们相信中央会弄清问题,正确处理的;我们也相信犯错误的同志会认识错误,改正错误,团结在中央周围一起奋斗。”毛泽东、周恩来等出席了大会,严厉地批评了“左”倾教条主义推行者:逮捕刘志丹、习仲勋等是完全错误的,是莫须有的诬陷,是机会主义,“疯狂病”,应予立即释放。

  会后,毛泽东、周恩来等党政军领导人接见了刘志丹,对他进行了亲切地安慰和鼓励。毛泽东说:“你和陕北的同志受委屈了”,“不过对一个革命者来说,坐牢既是一种考验,又是一种休息”。他又说:“陕北这个地方,是有革命传统的,李自成、张献忠就是从这里闹起革命的。这个地方虽穷,但穷则思变,穷就要闹革命嘛!这里群众基础好,地理条件好,搞革命是个好地方呀!”刘志丹听了十分感动,毫无怨言,并代表全体获释的干部,对党中央表示衷心感谢。他激动地说:“中央来了,今后事情都好办了。”在党中央召开的受害同志座谈会上,刘志丹再次谦虚地表示:我们工作中也有缺点和错误,反复强调要“团结起来,在党中央领导下努力工作,为完成我们的伟大事业而奋斗”。

  中共中央很快分配刘志丹担任后方办事处副主任、红28军军长、瓦窑堡警备司令。对其他被错捕的同志,也召开座谈会,一一给他们分配了工作。

  为了严明党纪,毛泽东、周恩来和党中央对制造这起冤案的有关负责人作出了严肃处理。对戴季英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撤销了他的领导职务。毛泽东和党中央还号召全体干部和军民进一步加强团结,一致对敌。

  毛泽东的指示和刘志丹等释放的消息传出以后,广大军民奔走相告,欢欣鼓舞,热烈欢呼:“刘志丹同志得救了!”“陕北得救了!”

  陕甘支队与红15军团会师甘泉

  如果说正确解决刘志丹等的冤案,是从政治上巩固了陕甘根据地的苏维埃政权,稳定了陕甘局势,那么,粉碎国民党军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大规模“围剿”,则是为党中央把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的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当时,中共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主力到达陕北,给国民党西北地区的反动统治造成了巨大威胁。他们为了阻止红一方面军主力与红15军团会合,即于9月26日在西安设立了“西北剿共”总司令部,蒋介石自任总司令,张学良任副总司令代行总司令职权,指挥陕甘宁青4省国民党军,加快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步伐。

  10月28日,国民党“西北剿总”决定重新调整“围剿”部署,以东北军5个师的兵力,分别由鄜县(今富县)、合水东西对进,企图乘红军立足未稳之际,围歼中共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于洛水以西葫芦河以北地区。

  11月1日,国民党第57军在军长董英斌的指挥下,采取稳扎稳进、步步为营的方针,由西向东推进,其先头部队第109、第111师于当日进占太白镇,第106、第108师随后跟进;第67军第117师,在军长王以哲指挥下,于6日由洛川到达鄜县。

  这次,国民党东北军向陕甘革命根据地进攻的总兵力达3万余人,而红军只有1万余人,敌对双方的兵力对比,对红军十分不利。另外,红一方面军主力刚到陕甘根据地,立足未稳,能否粉碎国民党军这一大规模“围剿”,关系到中共中央和红一方面军在陕甘根据地的立足问题,关系到党和红军的前途命运问题。因此,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博古决定率领陕甘支队东进,与红15军团会师,壮大红军力量,粉碎国民党军的第三次大规模“围剿”,把党的革命大本营奠基西北。

  1935年10月29日,毛泽东、周恩来以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全体指战员的名义,发出《给红二十五、二十六军全体指战员信》,指出:陕甘支队经过二万余里的长征,就要与红25、红26军会合了。这一会合“是中国苏维埃运动的一个伟大胜利,是西北革命运动大开展的号炮!”它将为开展西北苏维埃运动大局面、赤化全国打下巩固的基础。翌日,他们率领陕甘支队由吴起镇出发,经保安东进,与红15军团会合,部署粉碎国民党军对陕甘根据地的第三次大规模“围剿”事宜。

  红15军团获悉中共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主力到陕北的消息后,无不欢欣鼓舞。军团长徐海东高兴地说:“毛主席快到了,再打上一仗,作为见面礼!”军团其他领导人都赞成这一建议,并研究了作战目标。

  11月2日,中共中央率领陕甘支队先头团到达甘泉的下寺湾,同红15军团会师。3日,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彭德怀赶到红15军团司令部驻地道佐铺,会见了军团领导人程子华等人。并在下寺湾召开了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听取了中共陕甘晋省委副书记郭洪涛和西北军委主席聂洪钧的汇报。接着,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毛泽东在会上发表讲话。他提出:应该在本月内粉碎国民党军对陕甘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不能用整个冬天,否则会给国民党军构筑堡垒的时间。军队的编制,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下辖第1军团(由陕甘支队改成)和第15军团。他还建议:现在对外暂用西北中央局和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的名称较为适当,在粉碎国民党军第三次“围剿”以后再公开使用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的名义。会议确定:在党的工作方面,成立组织局,由周恩来负责;军事工作方面,成立军委,由毛泽东任主席兼红一方面军政治委员;后方军事工作,如扩充红军、动员粮食等,由组织局负责。由于毛泽东坚持认为前方需要周恩来。会议最后同意周恩来暂时仍和毛泽东一起到前线去指挥作战。

  为了加强红15军团的各级领导,中共中央还先后派周士第、王首道、陈奇涵、冯文彬、张纯清、宋时轮、黄镇、唐天际、杨奇清、周碧泉、伍修权、毕士悌等一批军政干部到红15军团工作,红15军团领导热烈欢迎他们的到来,对中央未直接任命的,也都安排到了各级领导工作岗位上,一视同仁,团结战斗。为解决中共中央和红1军团的经济困难,徐海东立即让军团供给部部长从军团仅有的7000元中拿出5000元送给中央。同时,还从各连队抽出部分枪支、弹药,供给部、卫生部还抽出部分衣物、布匹、医药用品等送给红1军团。红军供给部部长叶季壮连声说:“这真是雪里送炭啊!”红15军团的这种精神,受到了中共中央领导人的高度称赞。毛泽东曾赞扬徐海东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这不仅是对徐海东的赞誉,也是对红15军团功绩的充分肯定。

  11月3日,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奉苏维埃中央政府命令,兹委任毛泽东、彭德怀、周恩来、王稼祥、聂洪钧、林彪、徐海东、程子华、郭洪涛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毛泽东为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为副主席。”“奉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命令,兹委任彭德怀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司令员,毛泽东为政委,王稼祥为政治部主任,林彪为第一军团长、聂荣臻为政委,徐海东为第十五军团长、程子华为政委。”后来,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增补叶剑英、聂荣臻、刘志丹为军委委员,叶剑英为红一方面军参谋长。

  11月5日,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在瓦窑堡成立后方办事处,周恩来兼主任、聂洪钧(后为刘志丹)任副主任、军委副参谋长张云逸兼后方办事处参谋长,下设供给部、兵站部、武装部、动员部、卫生部、政治部及红军学校。

  11月6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率领第1军团南下,在甘泉同红15军团部队会合后,立刻部署直罗镇战役。

  直罗镇战役:奠基西北前的最后一战

  直罗镇,位于陕西鄜县西南数十里,是个不足百户人家的小镇,三面环山,北面是流速缓慢而平静的葫芦河。在镇东头有座古老的小寨,居高临下警戒着河口。寨里的房屋已经全部倒塌,但外围的石头寨墙却大部完好。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果断地决定:集中红一方面军主力,向南作战,首先在直罗镇一带歼灭由葫芦河东进的国民党东北军两个师,尔后视情况转移兵力,争取歼灭各个进犯的国民党军,以打破其“围剿”,并乘胜向洛川、中部、宜君、宜川、韩城以及关中、陇东一带发展,扩大战果。

  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又亲自和第15军团长徐海东等率领干部跑遍了直罗镇周围的所有山头,进行了缜密的侦察。他们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了寨子周围的每一所房屋、每一条道路,每一座山头和每一条河流,一致认为,直罗镇果然是一个理想的战场,如果把东北军放进直罗镇,实行“关门打狗”,保证能够一举全歼!

  11月18日,毛泽东在直罗镇以东的东村主持召开中央军委会议,讨论红一方面军的战略计划问题。出席会议的有: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林彪、程子华、徐海东、李富春、聂荣臻、杨尚昆、张云逸、萧劲光、郭述申、朱理治、朱瑞、张纯清等。毛泽东作报告。他指出:大量消灭国民党军,猛烈扩大根据地,扩大红军,是三位一体的任务;战略方针是攻势防御,将红军主力集中南线,出中部、洛川,切断西安至延安的交通,相机夺占甘泉、延安。会议经过讨论,一致通过了毛泽东提出的战略计划提纲。

  19日下午,毛泽东、周恩来又将红一方面军指挥部移到张村驿,并命令红1军团进至直罗镇东西的石咀、凤凰头、上下莫河地区集结。

  11月20日晨,国民党东北军第109师在6架飞机的掩护下,兵分3路由黑水寺向直罗镇前进,沿途虽然有连续不断的零星战斗,但是并不怎么激烈。是日下午16时,第626、第627团先后进占直罗镇两侧高地,并向东面警戒。师长牛元峰亲率第625团进到直罗镇后,并没有按照董英斌的指示回军部去商讨下一步的行动问题,而是让参谋拟电向总部和军部报捷,说他已经占领了直罗镇且安然无恙,然后命令第623团归建,第626、第627团原地作好警戒,第625团为预备队,同师部驻直罗镇内。

  毛泽东、周恩来抓住国民党东北军第109师孤军冒进的有利战机,命令红一方面军于当晚迅速、秘密地包围了直罗镇。

  21日拂晓,红一方面军第1军团第2、第4师和第13团自北、西北、东北三个方向对直罗镇北山的东北军第109师第626团等部展开猛攻,第78师一部堵住东北军东逃的去路;红15军团主力从西南面、南面、东南面向第109师第627团等部展开猛攻。

  霎时间,枪声、炮声和喊杀声交织在一起,响彻云天,震撼着直罗镇整个山谷,顿时直罗镇硝烟弥漫,尸横遍野。国民党东北军第109师遭到红军的这一突然打击,顿失战斗力,师部和各团之间中断了联系……

  红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直罗镇内压进,第109师大部被俘,只有牛元峰带领少数人员退入直罗镇东南的土寨内,作为预备队的第625团残兵败将也退入这个土寨内,共500余人进行顽抗。

  这时,被围困的牛元峰,蹲在小寨子里,一个接一个地拍发电报,要求迅速派兵增援,但援敌都被我部一一击溃。

  一直被红军包围在直罗镇土寨内的109师残部,见救援无望,于23日夜组织突围。牛元峰留下伤兵、马匹和重武器拼命进行突围。徐海东立即派出了年轻力壮、打仗勇敢的“青年营”追了下去,全歼包括牛元峰在内的第109师。24日,直罗镇战役胜利结束。

  直罗镇战役是一场漂亮的歼灭战,是红一方面军主力与红15军团会合后的第一次联合作战行动。他们在毛泽东和党中央的直接领导和指挥下,广大指战员团结战斗,英勇奋战,共歼敌1个师1个团,毙敌师长牛元峰、团长石世安、郑树藩以下官兵1000余人,俘敌5367人,缴获长短枪3500余支(挺),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对陕甘根据地的第三次大规模“围剿”,巩固和扩大了陕甘根据地,为中共中央把中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的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责任编辑:陈红_DW103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进入手机版

热点新闻排行榜


主管:中共河北省委    指导: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河北省委共产党员杂志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北共产党员网 冀新网备1320140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  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1
北京幸运28 荣鼎娱乐 荣鼎娱乐 极速快三 河北快3开奖 极速飞艇 秒速快3 秒速时时彩 江西11选5 上海时时乐